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人生若隻如初見

,要謝,就謝那位大人吧!救你兄長所用的傷口縫合之術,就是那位大人提出來的。”大漢雖然很多時候腦子都有些不太夠用,但也不至於連這句話都不能理解,調轉了方向,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看到站在他眼前的年輕人,隻是怔了一瞬,“恩公”兩個字就脫口而出。李易也愣住了,剛走進藥鋪就有人對他行此大禮,更出乎他預料的是,跪在地上的傢夥,不就是前幾天想要攔路打劫反而被柳二小姐無情羞辱的蠢萌山賊嗎?他麵帶疑惑的看著陳大夫,...慶安府是景國僅次於京都的第二大城,這幾年來,日益繁華。

當然,第二大城的名頭現在或許已經名不副實,如今的慶安府,無論是人口還是經濟,都遜色於蜀州州城,但其在景國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依然不低。

小小的安溪縣衙,更是被諸多官員當成了洞天福地。

這裡曾經有捕快成為了刑部尚書。

這裡曾經有縣令升遷為京兆之尹。

這裡的一位捕頭做過輔政公主。

這裡的一位縣尉被封為一字王。

慶安府的地方官職,已經被朝廷預設為某種跳板,但凡在這裡熬足了資歷的官員,最終都會青雲直上,調任京都。

今日便是安溪縣令江子安的大喜之日。

當然,此喜不是大婚之喜,而是升遷之喜。

安溪縣令江子安,因其這幾年在任出色的表現,於一日前,被任命為京城令,不日將調往京都。

“恭喜江大人!”

“賀喜江大人高升!”

“大人此去,必定獨步青雲,有朝一日,還望江大人多多提攜…”

“慚愧,慚愧,諸位同僚快快請坐…”

安溪縣的一處酒樓之中,江子安正大宴賓客,臉上滿是笑容。

酒樓門口,一位背著包袱的漢子看了看身旁的年輕人,問道:“姑爺,要不要進去打個招呼?”

李易笑了笑,搖頭道:“不用了,走吧。”

今天是江子安的大喜之日,他要是進去打個招呼,他收到的就不是驚喜,而是驚嚇了。

酒樓之中,江子安正與幾位官員應酬,視線不經意的一撇,掃過酒樓門口的時候,忽然一怔,隨後便放下酒杯,飛快的跑了過去。

他跑出酒樓,站在街上,茫然四顧,卻隻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

有人從酒樓中匆匆走出,關切問道:“江大人,怎麼了?”

江子安在街道之上駐足了許久,才搖了搖頭,說道:“沒事,進去吧…”

走進酒樓的時候,他的臉上還殘留著惘然之色。

他剛才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景王殿下的身影,可他追出去的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應該是錯覺…”他笑了笑,轉頭對眾人道:“諸位同僚,江某在此先乾為敬!”

如意坊。

如意坊是慶安府最著名的香水店鋪,其內生產的香水,香氣持久,味道宜人,深受女子婦人的歡迎。

老方站在如意坊門口,看著李易,笑道:“姑爺,二小姐當初說的沒錯,如意坊,要比你起的六神坊好聽多了,你當初要是非要叫六神坊,現在的生意肯定沒有這麼好。”

李易不知道當初如果堅持叫六神坊的話,店鋪的生意會不會這麼好,但是他自己肯定沒有這麼好,畢竟那個時候的如意,他還惹不起。

當然,現在的如意,他依然惹不起。

李易走進如意坊,立刻便有少女迎上前,一臉笑意的問道:“這位公子,要看點什麼?”

“隨便看看。”

李易笑了笑,向後宅的方向走去。

店鋪後方是一座小院子,很長一段時間內,李易便躺在院子裡的那顆梨樹下,墻頭也經常會有一顆腦袋趴在那裡,聽他講鬼怪故事,那個時候的小珠,還沒有現在這樣的調酒技術,一個畫皮的故事,就能嚇得她從墻頭摔下去…

那個時候,若卿和醉墨就住在一墻之隔的地方…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罕有的一段愜意的不像話的時光。

李易想著這些的時候,那少女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逐漸清晰:“公子,公子,這裡不能進來的…”

少女見那位公子徑直的走進來後宅,自己又被那大漢擋著,急忙跑回去,焦急道:“掌櫃的,你快出來…”

很快的,一名老者就匆匆的忙忙的跑過來,麵色微怒:“你們…”

他隻說了兩個字,就站在原地,身體顫抖,跪在地上,高聲道:“參見景王殿下…”

少女怔了怔,臉色刷的慘白,雙膝一軟,正要跪下,李易及時的扶住了她。

他將那老者也扶起來,笑道:“不用多禮。”

少女看著他哆嗦道:“景,景王殿下…”

“不用怕,我又不是老虎。”李易看著她,笑了笑,說道:“你做的很好…”

他轉頭看向那老者,笑道:“給這位姑娘這個月加十倍例錢。”

“是…”老者怔怔的應了一聲,李易和老方已經走了出去。

兩人回過神來時候,急忙跑過去,卻已經不見了剛才的身影。

少女臉上露出崇敬之色,問道:“掌櫃的,那就是景王殿下嗎,那麼年輕啊…”

老者臉上露出回憶之色,說道:“雖然我也隻見過殿下一麵,但這輩子都忘不了…”

少女想了想,試探道:“那殿下剛才說的,十倍例錢…”

老者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說道:“殿下都說了,自然少不了你的…”

慶安府城之外,李家村。

李易在一座孤墳前麵駐足了許久,將墳頭為數不多的雜草清理了一番。

這是他那位從未見過麵的父親的墳,景國有不輕易遷墳的風俗,這些年,他一直沒有大張旗鼓的修繕,隻是叮囑老村正,不要讓人靠近這個地方。

老方站在一處破落的房屋前,說道:“姑爺,你以前就住這地方,比我們住的地方也好不了多少啊…”

對於李家村的這處宅院,李易沒有多少情感。

但這裡是他生命的起點,意義自然非凡,這次路過了,也就順便來看一看。

“你們兩個,乾什麼呢!”

一道沙啞的聲音忽然從兩人身後傳來。

李易轉過頭,看到一位發須皆白,佝僂著身軀的老者,正緩步向著這邊走來。

他的臉上露出笑容,說道:“老村正,好久不見了…”

“你說啥?”老者瞇縫著眼睛,湊近看著他,大聲道:“大聲點,我聽不見!”

老村正顯然沒有認出他,也沒有聽清他說的話,李易湊近了一些,略微大聲道:“老村正,你不認識我了嗎?”

“啥,你們是來偷東西的?”

老村正將柺杖在地上敲了敲,大怒道:“偷東西還敢說出來…”

他轉過身,向著遠處大喊道:“大壯二壯,你們兩個快過來,把這兩個偷東西的小賊抓起來,送到官府!”

李易抬起頭,看到兩個體型健碩的大漢向這邊小跑而來。

他怔了怔,隨後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他拍了拍老方的肩膀,問道:“還不跑,等著被抓啊!”

看著已經絕塵而去的李易,老方愣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腦袋,也跟著他向前方狂奔而去。

老者呆呆的站在原地,喃喃道:“這兩個小賊,跑的還真快…”

李易跑的很快,也跑的很遠,他完全憑借身體的力量,直到跑不動了,才彎著腰,大口的喘著粗氣。

老方差點都沒跟上他,微微有些氣喘,問道:“姑,姑爺,你乾嘛跑這麼快…”

轟隆隆…

他話音剛落,腳下的土地忽然震動了起來。

一道煙塵從遠方的視野盡頭滾滾而來,停在了他們身前幾步遠的地方。

最前方,高頭大馬之上,女子白衣勁裝,居高臨下的望著他們。

她目光打量一番,看著李易,揮了揮手,淡淡道:“綁了!”因此頭疼的是崔貴妃,崔貴妃這些天頭疼的事情應該挺多的。李易已經兩天沒有出門了,算學院即將開院,老皇帝對此十分重視,他裝也得裝出來一副認真準備,為了建設好國家嘔心瀝血萬死不辭的樣子。而且,他這兩天沒有出家門,是在做另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不過現在,他正靠在家門口看戲。老方被自家婆姨拎著掃帚從家裡趕了出來,方家嫂子插著腰在那裡,一個勁兒的罵他敗家。事情的起因是老方去爭英雄榜,結果沒收住力道,將他挑戰的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