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魚兒上鉤

有生氣,反而賞了她一貫錢,還說什麼“碎碎平安”…”那丫鬟一臉的羨慕,恨不得打碎茶杯的是自己。“啊?”眾人聞言,頓時有些愣住。哪有做錯了事情的下人不受懲罰,反而能得到賞錢的?這要是換在別家,在家主麵前打碎了茶盞,輕則訓斥,重則打罵,抽兩個巴掌都是輕的。“還有啊…”那丫鬟臉上又浮現出了羨慕之色,繼續說道:“小晴就是因為桌子擦的亮了一點,地掃了乾凈了一點,爵爺高興之下,就將她的例錢提高了五成。”“嘶…”...“曾經你把齊國送給了我,現在,我把它還給你…”趙頤看著李易,非常認真的說道。

“我不要。”李易想都沒想,斬釘截鐵的回道。

他要送的是一個國家,不是一塊玉一幅字畫或是一件別的什麼禮物,哪有神經病會送一個國家給別人?

這又不是狗血小說,偌大的國家,想送就送?

李易提醒他道:“那是你的齊國。”

趙頤糾正道:“是你的。”

李易忽然問道:“你有兒子嗎?”

“沒有。”趙頤搖頭說道。

李易想了想,說道:“女兒也行…”

“女兒也沒有。”

這麼大人了,兒子沒有,女兒也沒有,李軒都有四個孩子了,他也有三個了,趙頤和他們差不多年紀,連香火都沒有,就不害臊嗎?

李易還是不死心,問道:“你還有沒有其他的什麼妹妹,或者姐姐的?”

“她們不可能成為天下共主。”趙頤看著他,說道:“隻有你能。”

“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李易看著他,認真的說道:“我也不想…”

“我知道你不想。”

子曾經曰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李易覺得,己所欲,也勿施於人。

趙頤想當天下共主,他不想,他非要自己當,這就是他的不對。

周圍就剩下齊國景國武國三個國家了。

景國的皇帝要打他還沒出生的兒子的主意;武國女皇國家不要了,非要跑過來和他未過門的娘子學武功,齊國的皇帝更厲害,打的是他本人的主意…

李易忽然覺得,這整個世界都對他有著滿滿的惡意。

他看著趙頤,問道:“你覺得,你們齊國的百姓,齊國的百官,會同意你這麼做嗎?”

趙頤笑了笑,說道:“我還有半年時間,半年時間,足夠我為你掃清一切阻礙了。”

李易還能說什麼?

他抓著趙頤的手腕,沉著臉道:“你和我過來!”

趙頤下意識的甩開他的手,卻沒有甩開,隻能被李易拉著走出院子。

李軒將耳朵貼在門上,李易拉開門的時候,他差點閃進來。

李易沉著臉走在前麵,什麼天下共主,誰愛當誰當,反正他不會當。

他現在隻想搞清楚趙頤還有沒有救。

田老和徐老前幾天浪跡天涯就回來了,田老不僅武學修為精深,也精於醫道,李易打算讓她先給趙頤瞧瞧。

某處草廬之前。

趙頤看了看李易,搖頭道:“我早已看淡了生死,李兄不必再費周章了。”

李易皺眉說道:“少廢話,自己進去還是我帶你進去。”

“自己進去。”

趙頤無奈的點了點頭,看著他,說道:“勞煩李兄在外麵稍等片刻。”

又不是得了花柳病,有什麼好避著人的,李易心中這樣想著,腳步還是沒有邁進去。

“手腕伸出來吧。”草廬之中,田老坐在桌前,看著他說道。

趙頤並沒有伸出手腕,搖了搖頭,說道:“不敢勞煩前輩,這段日子,他們找來了很多神醫,同樣的話,晚輩實在是不想再聽一次了。”

田老挑眉道:“那你為何還要進來?”

趙頤解釋道:“我不進來,李兄不會罷休。”

“既然進來了,那便看上一看吧。”田老站起身,聲音傳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從原地消失,三根手指捏住了他的手腕。

趙頤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放開了手。

她看著趙頤許久,趙頤與她目光對視。

許久,田老才搖了搖頭,嘆息道:“的確是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

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這是李易從田老口中得到的答案。

他的圖書館裡麵有醫書,但缺少器械和藥材,除了理論之外,他什麼都沒有。

他搖了搖頭,重新走回去。

三皇齊聚不容易,他親自下廚,自然也沒有什麼。

知道了趙頤命不久矣之後,李軒對他的態度好了許多,至少不再時時刻刻都板著臉。

他蹲在院子裡觀察蒸汽將壺蓋推起來,到後來,居然饒有興致的和趙頤普及起了大氣壓力…

飯後,李易和趙頤在街上散步。

“死之前能吃到李兄親手烹飪的菜肴,也算是了了一樁憾事。”

李易對趙頤的恭維不為所動,他知道他做的飯好吃,不用他誇也好吃。

“這裡真是一個好地方。”趙頤轉頭四顧,說道:“她還在世的時候,經常幻想著一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大同世界…”

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再等一千年也實現不了。

李易知道趙頤說的是他那位叫做“趙姬”的妹妹,為了尊重死者,這句話李易沒有說出來。

他岔開話題,問道:“她是你的親妹妹?”

趙頤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一母同胞。”

“趙頤,趙姬…”李易搖了搖頭,說道:“你們的名字,還挺像的,有些人可能一不注意就寫錯了…”

“是母妃起的,別說常人,就算是我和妹妹,小時候也經常寫錯。”趙頤笑了笑,說道:“母妃起初隻是宮裡的一個宮女,父皇一次醉酒之後,纔有了我,她也才被得以封嬪,她沒有讀過書,卻還求著父皇要為我們取名字,為此翻了不少書,覺得隻有這兩個字最漂亮…”

李易不覺得這兩個字有多麼漂亮,他覺得趙國和西邊那二十多個小國很冤。

他們國祚的覆滅,其實隻是因為一個已故少女不切實際的夢想…

算了,想到武國上一任皇帝是怎麼沒的,他就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在這件事情上吐槽趙頤。

“齊國不能落在別人手裡。”趙頤看著他,忽然說道:“我想做的事情,隻有你能做到。”

他重新取出一塊金色的牌子,遞給李易,說道:“我死以後,你拿著這塊牌子,就可以號令齊國了。”

“我在如意城住的好好的,號令齊國乾什麼?我不要,誰愛要誰要。”李易搖了搖頭,大步向前麵走去,叫住了前方的一道身影,說道:“白素,你等一下…”

從白素那裡再次確認,如意現在還在柳葉寨。

李易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裡去找她。

一來因為想她,二來,這裡的一係列破事,他再也不想管了。

什麼天下共主,都和他沒有任何關係,這破牌子,他也一點兒都不想要。

趙頤重新走回院子,將那塊牌子放在院內的石桌上。

他回過頭,看著一直都跟在他身後的兩人,說道:“明日啟程回去。”

那侍衛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陛下,您該休息一段時日的…”

趙頤嘆了口氣,說道:“沒時間了…”

他走出院子的時候,忍不住大聲的咳嗽起來,急忙掏出手帕,捂住口鼻。

“這是怎麼了?”拄著柺杖,剛剛從另一個院子走出來的老者,看到手帕上的血絲,老臉上露出驚詫之色。

“怎麼還吐血了…”他喃喃了一句,低頭看了看,將自己手中的一隻雞腿遞過去,說道:“來隻雞腿壓壓驚?”

李易收拾好了行囊,看著白素,問道:“你確定她還在柳葉寨?”

“確定。”白素點了點頭,說道。

李易點了點頭,揮手道:“走了。”

“景王再見。”

白素對他揮了揮手,走到不遠處一名女子的身旁,小聲道:“傳信盟主,魚兒已上鉤…”也隻是玩笑而已,以她的性格,若是真想要做什麼事情,怕是沒有一個人能攔得住。從她當初毅然決然在最受歡迎的時候,從群玉院抽身而出,即便是因洛水神女而揚名,身價暴漲百倍千倍,也依舊沒有反悔,和小翠兩個人過著艱苦的生活,就能看出她有著怎樣的主見。當然,若是她真的選擇離開,李易倒也不會阻當然該攔還得攔!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誘之以利,說什麼也得把她留下來!再自私也不能讓她在勾欄耽擱一輩子,那一天總會來的,李易有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