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一個約定

不僅僅可以當做炸彈使用,腦子稍微轉一個彎,火槍,火炮這些東西就都出來了,放在後世是古董,在如今絕對算是走在科技前列的偉大發明。按照歷史發展的規律,隨著黑火藥的出現,這些東西應該很快就會應運而生,上一次吃了大虧,這次李易不打算做這個出頭鳥,反正一個“天罰”,就足夠他們玩好多年的了。和李明珠分別之後,一個人走回李家,在門口正好看到二嬸娘方氏帶著兩名丫鬟上了一輛馬車。沒等李易打招呼,對方就冷哼一聲,一如...李易不知道老方說的趙頤是哪個趙頤。

如果是他認識的那個趙頤,齊國一個多月前才結束西征,除非趙頤插上翅膀,要不然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如果不是,他也不認識什麼其他的趙頤了。

李易壓下心頭的疑惑,說道:“讓他進來。”

很快的,李易就知道來的趙頤是哪個趙頤。

他看了看李軒,又看了看向這邊走來的楊柳青,再看了看從門外走進來的趙頤。

這個世界一定是瘋了。

要不然就是他午睡沒醒,還在做夢。

他在李軒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問道:“疼嗎?”

從李軒臉上痛苦的表情就能夠看出來,他很疼。

趙頤從門外走進來,走到李易身邊,拱了拱手,微笑道:“李兄,我們又見麵了。”

隨後他的目光轉向李軒,目光略微訝異。

“景皇也在。”

他的目光最終落到了楊柳青的身上,他看了許久,才問道:“這位,莫非就是武國女皇陛下?”

李易覺得這個時候,沒有照相機,簡直是太遺憾了。

景平五年七月十日,這是一個極不平凡的日子。

齊,景,武,三國的皇帝,這個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三人,事先沒有任何預兆的聚在了一起,再加上他,剛好可以湊齊一桌麻將。

這是一個足以載入史冊的日子,這也是一桌震古爍今的麻將。

趙頤的目光再次看向李易,笑道:“遠道而來,李兄連杯茶水都不捨得給嗎?”

李易看了看他們三人,轉頭對老方道:“上茶!”

喝了杯茶,平復了一會兒心境,李易還是覺得這個世界瘋了。

趙頤天下共主的心願,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

如果按照疆域來算,齊國所征服的地域,麵積比景國和武國加起來還要大,也就是說,他的夢想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他想要做唯一的皇帝,遲早要和景國武國對上。

可現在,他正坐在這裡,和景國皇帝,武國女皇喝茶。

李易隻需要在他的茶裡加點佐料,或是揮揮手,他這位未來的皇帝就得交代在這裡。

趙頤看著李軒,問道:“景皇不在京都,為何會在這裡?”

“你管得著嗎?”李軒瞥了他一眼,說道:“你都能在這裡,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李易看的出來,李軒對於趙頤有很大的敵意。

這很正常,齊國和景國的關係向來緊張,他們兩位帝王能坐在這裡喝茶,已經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沒有敵意,難道兩人還能稱兄道弟?

“幾年不見,景皇卻是越來越暴躁了。”趙頤看著他,也不計較,隻是微微一笑,說道:“數年之前,京都群玉院初見之時,那個風度翩翩的李軒世子去了哪裡?”

“你在罵我?”李軒忽的一下站起來,看著他,怒道:“你是不是想打架?”

李易將李軒的肩膀按下去,不是嫌他破壞氣氛,是不想讓他自取其辱。

趙頤可是真正的文武全才,能治國,會打仗,一身的武藝也能躋身一流,不是李軒的三腳貓功夫能比的。

他看著趙頤,問道:“你這次千裡迢迢的過來,不是隻想在我這裡討杯茶喝吧?”

“當然不是。”趙頤笑了笑,說道:“這一路艱辛,若是不能親手嘗嘗李兄做的飯菜,豈不是白來一趟?”

想不到他不僅想蹭茶,還想來蹭飯,李易看著他,說道:“我親手下廚的代價可是很大的,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

趙頤隻是笑笑,說道:“能嘗嘗李兄親手做的飯菜,便是將這天下送給你,又有何妨?反正這個天下,也是你當初送我的。”

“等等?”李軒臉上露出狐疑之色,說道:“什麼天下,什麼送你,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

李軒不知道,是因為李易沒有和他詳細說過。

他把齊國送給趙頤,然後趙頤帶領齊國滅了趙國,滅了西方諸國,將要把矛頭指向景國和武國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這個不重要。”李易揮了揮手,說道:“下廚就下廚吧,反正還欠你一頓飯,這次順便還了。”

趙頤這頓飯欠了好幾年了,一直沒有正式的還過,再拖下去,似乎有些不太好了。

趙頤輕嘆口氣,說道:“李兄這頓飯,趙頤等了八年了…”

李軒皺起眉頭,說道:“你們別想轉移話題,什麼送天下的,到底是什麼事情?”

趙頤看了看李軒,又看了看楊柳青,說道:“兩位可否暫時迴避一下,我有些話,想要和李兄單獨說。”

楊柳青看了看李易,李易微微點頭,於是她起身離去。

李軒眉頭一橫,說道:“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的?你們還沒告訴我送天下是怎麼回事呢?”

李易看了看李軒,李軒也看著他,片刻之後,臉色有些難看的離開。

趙頤目光再次望向李易,說道:“我怕是等不到天下共主的那一天了…”

李軒的腦袋又探回來,不屑道:“切,說的你真能天下共主一樣,要不打一仗試試,我讓你們十顆天罰…”

等到李軒徹底離開,趙頤才輕嘆口氣,說道:“我不如李軒。”

李易搖頭道:“你除了沒他傻,其他都比他好。”

趙頤並不認同他的說法,說道:“有時候,傻點好…”

他這句話說的很有道理。

常言道,傻人有傻福,但傻逼沒有。

幸好李軒屬於前者。

趙頤看著他,忽然問道:“如果李兄生在齊國,如果我比李軒更早認識你,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李易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如果。”

趙頤捂著嘴開始咳嗽,他從袖中取出一方手帕,掩住口鼻。

李易正疑惑,不過是一年多不見,他怎麼變得如此娘化,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便看到那手帕上有鮮艷的紅色滲出來。

他臉上露出驚色,“你…”

趙頤笑了笑,說道:“我剛才說了,我等不到天下共主的那一天了。”

直到此刻,李易才明白他的意思。

李易心中忽然忍不住的悲傷,張了張嘴,許久才發出聲音:“什麼病?”

咳血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種,包括支氣管病,肺病,食道病,子宮內膜異位癥等,並不是每一種病都是致命的。

趙頤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不重要了。”

李易沉默了許久,才問道:“還有多久?”

趙頤笑道:“拿下趙國之後,回去休養了一些日子,太醫說,最多還有半年。”

李易再次沉默。

趙頤忽然抬頭看著他,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想要天下共主嗎?”

“我一直以為是你的野心。”

趙頤搖了搖頭,說道:“因為我和一個人有過約定。”

“她不喜歡戰爭,她經常告訴我,如果齊國、景國、武國,都變成一個國家,那該有多好,再也不會有國家和國家的戰爭,不會有那麼多的妻離子散,白發人送黑發人…,大家都開開心心的不好嗎?”

“她死了,在她死之前,我說我會幫她完成願望。”

“她叫趙姬,她是我的妹妹。”

“現在我也要死了。”

趙頤看著李易,認真的說道:“李兄,曾經你把齊國送給了我,現在,我把它還給你…”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放在了桌上。目光望向床上,發現她居然還在睡覺,時間不早,就算是午休也應該起床了,李易走過去,說道:“起床吧,太陽都曬屁股了,還睡…”床上的人一動不動。“你再不起來,我可就要上去了。”李易一邊說著,一邊向床邊走去。見床邊仍然沒有任何動靜,他先是將手搓熱,然後伸進被子,從她頸下探過去,一隻手穿過她的腿彎,將她橫抱起來,在她頸間輕輕一吻,輕聲道:“起床了…”“若卿姐姐,你醒了沒有,喝點熱水吧。”聽到聲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