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解決之道

可不像眼前這位女子一樣,身為皇室貴胄,居然有興致在小小的縣衙當捕頭,也不知道上麵那些人腦子是不是抽風了…當然,這位什麼公主或者郡主,到底是抱著遊戲人間還是深入基層體察民情的想法,李易並不好奇,反正他對於這做捕頭一點興趣都沒有。“你便是這如意坊的掌櫃?”見李易拒絕,那女子的臉上也沒有什麼失望之色,轉頭望瞭望如意坊的招牌,扔過去了一塊碎銀子,說道:“對你們的如意露早有耳聞,今日正好路過,給我拿一瓶出來...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皇帝不想做皇帝,女皇不想做女皇,李軒整天沉浸在科學的世界裡無法自拔,楊柳青好好的女皇不做,隻想在如意身後做一個小跟班。

李易忽然覺得有些心累,他嘔心瀝血披星戴月累死累活的為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嘆了口氣,看著楊柳青,問道:“想好了?”

楊柳青點了點頭,“想好了。”

李易揮了揮手,說道:“想好了就去做吧。”

楊柳青看著他,有些期待的問道:“師伯…,這可以嗎?”

李易再嘆一聲,說道:“你隻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謝謝師伯!”

楊柳青的眼中終於重新煥發出了光彩,深深的看了李易一眼,飛快的向殿外跑去。

李易看著她果決的背影,心中暗嘆。

他遇到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不過誰讓他是她的師伯呢,這年頭,做兄弟不容易,做長輩更不容易,她成為女皇的這一條路,是他親手鋪就的,現在她想追求外麵更高更遠的天空了,留下這一個爛攤子,還得他來擦…,收尾。

楊萬裡大步的從外麵走進來,看著李易,怒道:“你瘋了,當皇帝是大白菜嗎,她想當就讓她當,不想當就不當?”

李易瞥了他一眼,問道:“你有沒有問過她想不想當?”

楊萬裡胸口起伏了幾下,忽然看著李易問道:“當初是誰非要讓她當女皇的?”

李易看著他,說道:“是天下大勢。”

人一旦不要臉了,就能夠立於不敗之地。

楊萬裡在他對麵坐下,平復心情,說道:“她走了,武國怎麼辦?”

李易目光望向他。

“我不行。”楊萬裡搖頭道。

“我知道你不行。”李易看著他,說道:“不過,總會有辦法的。”

絕境是不存在的,船到橋頭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李軒那麼不靠譜的皇帝,景國都能穩定正常的運轉,大事小事交給朝臣,皇室留下一個人鎮場子就行。

景國沒有了李軒,不是還有李翰嗎?

武國沒有了楊柳青,不是還有楊萬裡嗎?

楊萬裡發現李易的目光望向他,從心底湧出一陣涼意。

李易看著他,問道:“你想打敗徐天嗎?”

楊萬裡當然想打敗徐天,他做夢都想擺脫最弱宗師的帽子,可他也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一個巨大的陷阱。

可是他還是想打敗徐天。

他思忖了許久,看著李易,咬牙道:“想!”

殿外,白素一手捂胸,一手捂屁股,大驚道:“你剛才藏拙了?”

楊柳青笑了笑,有些得意的說道:“上次隻是讓著你,不服再來!”

“再來就再來!”

白素臉上浮現出一絲羞惱之色,前幾天她還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她就不信,這才過了幾天,難道她就脫胎換骨了不成?

她咬咬牙,再次迎了上去。

一刻鐘之後。

“不打了!”

白素仍然保持一種一手護胸,一手護住屁股的動作,她看著楊柳青,狐疑道:“是不是如儀前輩又傳了你什麼訣竅?”

楊柳青長舒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笑道:“沒有。”

李易心裡有些遺憾,楊柳青學誰不好,非要學李軒這個不成器的。

她哪怕是說她也想成為天下共主,李易立刻就會讓人將天罰和大炮源源不斷的供上,讓趙頤回去歇著生孩子…

二十幾歲的人了,還是皇帝,連個兒子都沒生出來,還有什麼臉四處浪,丟不丟人…

不過,他想了想,還是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她,她想和如意學武功就去學吧,反正女皇的身份還在,沒什麼差。

他嘆了口氣,提起筆,開始羅列條陳。

武國,皇都,近半個月來,已經登基許久的女皇陛下,終於不再沉寂,幾乎每日都有新的政令出臺。

一開始,包括張家在內的幾家大族,被以雷霆手段抄家,引得無數百姓拍手稱快。

刑部修改了數十條律法條陳,包括取消以銀代罪,規範審案流程,有冤必反,有案必審,一時間,各大官衙的門檻近乎被踏破…

此外,最為重要的,當屬國事院的成立。

國事院不是一個遊離於朝廷之外的部門,其中二十一名成員,皆由朝中重臣組成。

這其中,又以王丞相為首,六部尚書為輔,禦史大夫,禦史中丞監察,三位武將,各司其職…

朝廷之上無法解決的問題,由國事院票擬決定。

若是國事院意見不一,且票數相差在四票以內,則由暫時代政的老祖宗最終決定。

至於女皇陛下,會暫時的離開皇都,巡視四方,以安定剛剛穩固的武國江山…

國事院對於武國的官員來說,並不算新鮮,隔壁景國就是那麼乾的,景國的東西就是好的,值得學習,這毋庸置疑…

唯一他們有些意外的是,女皇陛下會離開皇都,以前似乎沒有過這樣的先例。

然而這個不重要了,張家出事還沒有幾天,陛下出去就出去吧,有國事院,朝廷的運轉不會出問題,陛下留在京都,萬一哪天心血來潮,又打算清洗一波各大家族,他們便要再經歷一場腥風血雨…

說到底,他們心裡對於女子做皇帝,還是沒有太多的信心。

李易發現,自從卸下肩上的擔子之後,楊柳青又滿血復活了。

看著她和白素在殿外切磋,身姿前所未有的輕盈。

從李易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的身上就壓著沉重的擔子。

父母的大仇,竊國之仇…,國仇家恨,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後來她成功的推翻了原先的朝廷,自己做了皇帝,可肩上的擔子不僅沒有減輕,反而更重。

這一刻,她徹底卸下了所有的重擔。

“小子,你可別騙我,這玩意就能讓我打敗徐天?”楊萬裡手裡拿著一個小冊子,聲音傳到李易耳邊。

這可是簡化版的龜息功,為了讓他願意接著武國的攤子,李易把壓箱底的東西都拿出來了。

李易看著他,問道:“作為宗師,這點兒辨別能力,你還是有的吧?”

楊萬裡想了想,點頭道:“那你要答應我,不將此功傳給徐天。”

李易點了點頭,說道:“徐老現在郎情妾意的,每天花前月下,你儂我儂,哪裡還有時間練功,你就照著這本書練,不出五年,就能和他打一個平手,不出十年,他就不是你的對手了。”

楊萬裡想了想,這小子這次帶著青兒私奔,五年之後,孩子已經可以跑了,十年之後,好好教導一番,便可以準備接任…

雖然十年的時間有點久,但還在他的接受範圍之內。

他點了點頭,說道:“好!”

看著楊萬裡將小本本揣好離開,李易長鬆了一口氣。

武國的事情,終於暫時告一段落。

有件事他沒忍心告訴楊老頭。

徐老在很久以前就成為了二叔公的神級狗腿子,一手做雞的本事出神入化,進步自然也更加神速…

老楊這輩子,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了。

如此的欺騙一位老人,他良心難安,回去以後,要提醒提醒徐老,下次遇到他的時候,一定記得放放水…

他轉過身,看著不遠處的白素,對她招了招手。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的盟主去哪裡了吧?”

“我不知道啊…”白素臉上的表情有些無辜。

李易想了想,說道:“一個效果更好的秘方,外加一套按摩手法。”

“柳葉寨!”儒,怕是還沒等他敲破對方的腦袋,這一身老骨頭就會被人先拆了。老儒的話說完,國子監祭酒緊接著上前說道:“回稟陛下,國子監雖然也有人認為李易的新算學可圈可點,但卻替代不了我們的籌算,若是貿然推行,怕隻會誤人子弟,萬一壞了我景國學子根基,臣萬死難辭其咎…”在景帝麵前,國子監祭酒的話已經說的很委婉了。大概意思就是李易的新算學是個什麼玩意兒,我們國子監根本看不上,陛下您這個外行就別瞎比比了,說到這個我們國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