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俊俏少年

起了燈,但很快就熄滅。錢家,通明的燈火之下,錢財神的一張胖臉上滿是神采。“好東西,好東西啊!”他拍了拍大腿,忍不住贊嘆說道。錢多多湊過來,問道:“爹,什麼好東西?”錢財神擺了擺手,說道:“去,去賬房將上個月的賬簿給我拿過來。”錢多多疑惑的問道:“爹,你要賬簿乾什麼?”“快去!”錢財神不耐煩的說了一聲,錢多多立刻便站起身,向外麵小跑而去。不一會兒,他就抱著一摞賬目,哼哧哼哧的走了進來。“放這裡。”錢...睫毛抖動了幾下,眼睛猛地睜開,李易從噩夢中驚醒。

從床上坐起來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胳膊還在,腿還在,該有的都有------還好,沒有缺少什麼零件。

上上下下的都檢查了一遍,甚至連褲襠裡麵都瞄了幾眼之後,李易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誰知道偌大的省圖書館,消防係統居然那麼的差勁,三十七八度的天氣家裡根本待不住,李易隻不過是想去圖書館蹭蹭空調,順便看會書提升一下逼格,沒想到看著看著居然睡著了,等到他實在受不了被熱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了一個人。

他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火焰,火勢甚至已經蔓延到了他旁邊的書架,要不是危急時刻他被熱醒來,明天的頭條新聞可能就會是“xx省圖書館意外大火,一男性讀者午睡時葬身火海…”

反應過來的李易,當然是立刻逃生,不過就在他爬起來跑向消防通道的時候,身旁一個巨大的書架就那麼倒了下來,眼前一黑之後,李易就沒有了任何意識…

在那樣的情況下,自己居然沒有死,身體上也沒有任何的傷勢,李易在心裡麵默默的為消防官兵叔叔點了一百個贊。

這麼說,這裡應該就是醫院了?

不知道是哪家醫院,床板居然這麼的硬,躺在上麵硌得慌,空氣之中居然還蔓延著一股淡淡的黴味,不知道被單多久沒洗了…李易決定出院以後要給這家醫院打個差評,使用者體驗太差。

四下裡看了看,兩塊木板支成的簡易床鋪,一張破舊的不像樣的矮桌,桌上放著幾本破爛的線裝書…連臺電視都沒有,這家醫院的確破舊的可以…等等?桌角那是什麼東西,油燈?

這家醫院怎麼…臥槽,這裡是醫院嗎!

剛剛醒來的李易,反應還有些遲鈍,直到現在才意識到,這地方,哪裡像是醫院啊!

自己好歹也是病人,居然這樣對待一個病人,李易心頭一股無名火起,從床上跳了下來,連鞋也來不及穿,光著腳跑了出去。

------

------

片刻之後,李易站在從自家門口流過,清澈見底的小溪邊,表情一臉懵逼。

溪水很清,年輕人的影子倒映在水裡,嚇跑了原本在這裡嬉戲的遊魚。

水裡的年輕人生的劍眉星目,豐神玉朗,麵板白皙,身穿一身月白色儒袍,發髻高高挽起,端的是一個翩翩美少年,此等濁世佳公子,不知道會受到多少懷春少女的青睞。

就連李易也不得不承認,這傢夥長得簡直是太好看了,李易站在這裡看了半個小時,覺得自己都快有了被掰彎的趨勢。

但問題是,這個絕世花美男,他不認識啊!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比這更嚴重的是,這傢夥明明是自己的影子!

李易拍了拍自己的臉,水裡的年輕人也拍了拍自己的臉,李易皺了皺眉,水裡年輕人好看的眉毛也皺了起來,李易一臉懵逼,水裡年輕人的表情也像日了哈士奇…

“哈哈,我知道了,這是夢,我一定是在做夢!”

李易哈哈大笑,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痛感讓他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從李易身旁背著手走過的一個花白頭發老者,一臉震驚的看著一邊自己抽自己巴掌一邊哈哈大笑的李易,臉上的表情頗為的驚恐。

“這李家娃子,莫不是讀書讀傻了,得了失心瘋不成?”

李易現在沒空理會這個從他身後走過的老頭子,事實上還處於極度震驚狀態的他也沒看到老頭,試著自己抽了自己幾巴掌都沒有從夢中醒過來,李易終於雙腿一軟的癱在了河邊。

不久之後,李易坐在河邊,一隻手托著下巴,雙目無神,呆呆的望著水麵。

此刻的他,很像一個哲學家。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要到哪裡去?”

------

------

一個個復雜深奧的問題開始在他的腦海中一一浮現,在他已經快要思考到“生存還是毀滅”的時候,李易終於清醒了過來。

來自二十一世紀,看過不知道多少小說和電視劇的他,在冷靜下來思考了一陣之後,心裡麵已經有了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測。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得先去證實一下。

低頭再次望了一眼水中的倒影,看到的不是那張他已經看了二十多年的臉,李易怎麼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

“呸,小白臉!”

鄙夷的看著一眼水中的年輕人,向著水裡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李易身後的老者看到這一幕,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驚恐。

這輩子活了幾十年,老者還是第一次見到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自己抽自己巴掌,末了還要對水裡自己的倒影吐口水的人…

“這李家娃子,該不會是真的瘋了吧?”

正打算找個人問問情況的李易,一轉頭,就看到一個發須皆白的老頭子站在他身後的小路上,用一種很驚恐的眼神看著他。

李易見狀心中一喜,總算是見到活人了!

臉上露出一個自以為很和善的笑容,緩緩的走到老者的身邊,問道:“大爺,請問現在是哪一年,這裡是什麼地方?”

李易一開口,老者的臉色再次一變。

完了完了,看來李家娃子這是真的瘋了,連自己都不認識,說的話更是胡言亂語,老者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李易看到老者臉上的表情,還以為他沒有聽清,畢竟老人家耳背也很正常,剛要開口,像是想到了什麼,略一思忖之後,纔再次開口問道:“敢問這位老…老人家,如今是何年何月,這裡又是何地?”

這一次,老者終於聽懂李易說的話了。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老者臉上的表情無比的惋惜。

真是想不到,這麼靈醒的娃子,模樣也是俊俏無比,卻是讀書讀傻了,竟然連這些東西都能忘記…

本以為他以後讀書若能出息,說不得以後還能光耀門楣,李家村也與有榮焉,自己再將未出閣的孫女嫁予他,可現在------唉,老天爺,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遠遠的看到對麵走過來兩位扛著鋤頭的壯漢,老者連忙對他們招了招手,大聲喊道:“大壯,你們兄弟倆趕快過來,這李家娃子怕是患了失心瘋,千萬別讓他亂跑,快把他抓起來!”之內,嘴唇微動。“滴,滴滴!”他口中發出一長兩短兩道聲音。像是“天王蓋地虎”這種已經被他們淘汰的暗號是用來區分敵我的,他們內部的暗號早已升級,並且半月一換,若是有敵人想要冒充他們的同誌,會死的很慘…“滴,滴滴!”他沒有在原地站多久,很快,林中就傳來了相同的回應,另一名挎著弓箭的青年從林中走出來,看著他,點頭道:“回來了。”“回來了。”那人同樣點了點頭,從袖中取出一物遞過去,說道:“這是進攻計劃和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