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守望(上)

得她對孩子太過溺愛,怕徐嗣誡成為第二個諄哥。十一娘沒有做聲。決定等徐嗣誡回來後好好問問他,看他願不願意和徐嗣諄去趙先生那裡再做打算。不過,她隱隱有種感覺,徐嗣誡應該很喜歡有人做伴。然後把羅四奶奶生了女兒的事告訴了徐令宜。“那我們私下多隨些禮。”徐令宜笑道,“振聲可不比振興。”是羅振聲手裡沒有太多的產業吧!十一娘點頭,私下拿了兩百兩銀子過去。等到下午徐嗣誡從雙芙院回來,十一娘問他願不願意跟徐嗣諄一起...小說:

盡管徐令宜再三保證,也沒能打消太夫人的決心,最後大家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隻好由徐令宜親自去遞牌子,訖請進宮覲見太後孃娘。

不管是內府還是慈寧宮,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中午遞的牌子,不過一個時辰,雷公公親自領了兩個身著從六品服飾的內侍來接太夫人。徐令宜和十一娘陪著太夫人進了宮。

孫老侯爺突然來訪。

“進了宮啊…”,”老人家有點失望。

昨天晚上五房鬧了大半宿,孫老侯爺的來意大家都猜到幾分。

白總管恭敬地請孫老侯爺到外書房坐:“…已經走了快一個時辰,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宮裡有規矩,隻吃膳不過午,下午一餐都是各宮在小廚房裡做些點心墊墊肚子,這種情況之下,自然沒有留膳之說,加上內宮要落匙,到了百時就應該出宮了。

孫老侯爺看了看天色,由白總管陪著去了書房。

徐嗣詵立刻趕了過來。

“外祖父,您可來了。”他匆匆給孫老侯爺行了禮,急急地道,“我要跟六哥去貴州…他不過比我大一歲,如今已經是武進伯、貴州總兵了,我不能再這樣呆在家裡混日子了。從前射箭,他還比不過我呢!”

白總管聞言,立刻輕手輕腳地退了下去,還隨手幫這祖孫倆掩了門。

“你是長子,以後可以恩蔭。你父親又不比你四伯父——先帝在時,他征戰有功,現在,推薦龔東寧有功…,你弟弟以後怎麼辦?”別”老侯爺溫和地問徐嗣詵。

一向支援他的外祖父這次卻站到了母親那邊,徐嗣詵滿臉的驚訝。

他不禁低頭思考。

屋子裡陷入一陣沉靜。

徐嗣詵的神色漸漸變得沮喪起來。

孫老侯爺看在眼裡,不由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

這一次是他失算了。

徐令宜把徐嗣謹送去貴州的用意他是知道的,他原來也準備隨後把徐嗣詵送過去的,可看到徐嗣詵滿是稚氣的臉,想到他隻有這一個女兒,女兒也隻有兩個兒子心裡一軟,想著不如等過幾年,徐嗣謹在軍營裡站穩了腳跟,徐嗣詵也大些了,武藝學得更好了,再去也不遲。

誰知道,就這!猶豫,就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先是教子南下不到兩個回合,範維綱戰敗,宣同城被破;歐陽鳴臨危受命,卻重傷昏迷;皇上又臨陣換將,調龔東寧掌了帥印;皇上想救歐陽鳴一命,留兩萬大軍讓他追剿朵顏去撿個軍功,卻被朵顏打了個伏擊;跟著歐陽鳴出去搖旗吶喊的徐嗣謹初生牛犢不怕虎,叫了榆林衛三千守衛去追朵顏那榆林衛的指揮使更妙,竟然就這樣把兵交給了徐嗣謹…事態的發展叫人眼花繚亂,他根本來不及佈置,就傳來了徐嗣謹活捉了朵顏的訊息。

結果徐嗣謹封了武進伯,歐陽鳴這個皇上一心想要扶起來的卻落了個全家流放。

早知如此當時一狠心把詵哥兒也送到貴州就好了!

徐嗣詵沒有想那麼多。

同樣的話,從曾高居廟堂指點江山的外祖外嘴裡說出來,就是比隻知道一味溺愛弟弟的母親說的更讓他信服。

如果需要有人來做出讓步那就隻能是他這個做哥哥的。

“外祖父”,”他抬起頭來,神色毅然地望著孫老侯爺,“我留在家裡,讓弟弟跟著六哥去貴州吧!”

這樣的時候還知道顧著弟弟…孫老侯爺欣慰地頜首。

門口傳來女人嚶嚶的哭泣聲。

兩人循聲望去,看見五夫人站在那裡抹著眼淚兒。

“娘”徐嗣詵忙走了過去掏了帕子給五夫人,“是我錯了您就別哭了!”

五夫人聽著,哭得更傷心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誠哥兒年紀小,她關注得多一些,並不代表她就不關心大兒子。大兒子一向比小兒子吃得開,能乾,現在讓大兒子把明明朗朗的前程讓給小兒子,她心裡怎麼不難受。

“好了,好了,你也別哭了!”,孫老侯爺笑道,“這件事,我來和永平侯商量,你隻管等訊息好了。”

有父親出麵,自然什麼事都會安排得妥妥貼貼。

五夫人哽咽著點頭。

白總管隔著簾子稟道:“老侯爺,五夫人,七少爺,太夫人和侯爺、四夫人回來了!”

五夫人忙把帕子塞到了衣袖裡:“爹,您在這裡坐會兒,我和詵哥兒去迎太夫人。”

孫老侯爺“嗯”了一聲,五夫人去了垂花門,徐嗣詵徑大門去。

二夫人和薑氏、英娘早在垂花門前候著了。

“也不知道太後孃娘和娘怎麼說的?”五夫人笑著和二夫人閑話。

“什麼事都是有利就有弊的。”二夫人淡淡地道,“就算是皇上不答應,等過個兩、三年,我們也可以拿著這個做藉口把謹哥兒調回燕京來,未必不是件好事。皇上總不能讓人絕了後嗣吧!”她神態篤定,顯然沒有把這井事放在心上。

五夫人聽了不由莞爾:“,還是二嫂想得遠,我們就沒有二嫂這樣的高瞻遠。”心裡卻道,如果到時候皇上不讓調回來怎麼辦?聽說那些做總兵的,比在江南做縣令、知府還肥,到時候謹哥兒不想調回來怎麼辦?

這些話也不過想想而已,倒是薑氏,不由看了二夫人一眼,心裡大為佩服。

各自思付間,太夫人的馬車停在了垂花門前,十一娘先下了車,然後扶著太夫人下了馬車。

大家一看太夫人一一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進了一趟宮,不僅沒有一絲倦意,反而精神抖擻,紅光滿麵,顯然不虛此行。

眾人都露出笑容來,簇擁著太夫人進了垂花門。

“…真沒有想到就是宋太妃,也打起我們家謹哥兒的主意來了。”回到屋裡,太夫人一麵由著二夫人服侍更衣,一麵和五夫人、薑氏、英娘幾個頗有些得意地說著進宮的情形,“太後孃娘朝著她使眼色她都不走坐在那裡非要十一娘給句明話不可,要不是皇後孃娘直言讓她先退下,隻怕我們還要耽擱些時辰才能出宮。”

“宋太妃!”五夫人求證似地望向十一娘,二夫人卻道,“是八皇子的生母吧?我聽說,宋家原是彭城小吏,因為女兒貌美,進宮得了寵才被封的彭城指揮僉事。隻怕不太合適吧?”她說著目光落也落在了十一孃的身上。

十一娘唯有苦笑:“皇後孃娘親自送我們出的慈寧宮,我們跪別的時候,皇後孃娘囑咐我,有空多去周家坐坐,周夫人前些日子進宮來說起幾個堂妹的婚事,還說起我有些日子沒去周家串門了。”

有些事,隻能意會不能言明。

二夫人和五夫人俱是一愣。

太大人卻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用不著急,反正特旨過了年才能下來。這些日子我們好好給謹哥兒挑門親事就走了。”說著太夫人臉上露出憧憬的表情來,“到時候再讓太後孃娘給謹哥兒賜個婚,我們熱熱鬧鬧地把謹哥兒的婚事辦了,說不定明年過年的時候我就又可以抱重孫了!”

這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就唸叨起重孫來了!

十一娘有些哭笑不得。

太夫人已轉過頭去問二夫人:“你說我要不要好好捌飭倒飭兩件新衣裳?到時候我也好跟著十一娘去給謹哥兒相媳婦!”

“當然要了!”二夫人哄著太夫人,“,您路過的橋比我們走過的路還多,謹哥兒的婚事有您幫忙看著準錯不了。”

“我也是這樣想的!”太夫人很不謙虛地點了點頭,道,“我想過了,宋太妃是肯定不行的,周家也不好,中間有個皇後孃娘,倆口子過日子哪有上嘴唇不碰著下嘴唇的時候,要是周家的閨女仗著這門親事是皇後孃娘促成的我們家謹哥兒豈不是吃虧…”,太夫人撫著頭,“這件事我要好好想想才成!”

十一娘看著太夫人為難的樣子,笑道:“娶妻娶德,隻要女方的人品好就行了。我們家謹哥兒也不是一點毛病都沒有的人…”

“這又不是當著外人,還要客氣謙虛!”太夫人有些不悅地道,“我看,我們家謹哥兒一點毛病也沒有。不僅長得英俊,而且又孝順體貼,性子溫和,待人彬彬有禮,為人豪爽,去哪裡都不忘給家裡的人帶東西…”

孩子是自己的好,這一點在太夫人身上體現得猶為明顯。

十一娘隻好喏喏地應著,回妻說給徐令宜聽。

徐令宜大笑,問她:“要不,讓仲然做個媒人吧?”

“大姑爺?”,十一娘愕然。

“他以後要單獨開府的,最好找個將門之女。”徐令宜沉吟道,“不求媳婦家門第多高,但一定要能乾、品行好,兄弟多。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將門出身,就意味著家裡的人都在軍營任職,隻要不是那爛泥,徐令宜就可以幫著扶持幾個人,到時候徐嗣謹有舅兄幫襯,就憑著一個人多勢眾,別人看了也要忌憚幾分。

“就怕到時候姑孃家也是個舞刀弄槍的性子。”十一娘有些擔心,“謹哥兒性子急躁,又吃軟不吃唉…”

“到時候你和貞姐兒幫著好好看看就走了。”徐令宜見十一娘原則上同意了,笑道,“我等會就給仲然寫信,讓他幫著操操心。”,話音未落”有小廝跑進來:“侯爺,夫人,二少爺身邊的墨竹回了京。說是奉了二少爺之命來給您和夫人問安,順帶著給六少爺送點東西。人剛到,管事讓我來稟告侯爺和夫人。”

因北方戰事失利,朝廷怕福建那邊的倭寇趁機偷襲,對江南封鎖了訊息,等徐嗣諭知道貴州都司的人奉命前往宣同而寫信來詢問謹哥兒的詳細情況時”謹哥兒已經捉子朵顏,然後訊息才開始暢通起來。

算算日子,徐嗣諭可能剛聽到午門獻俘的事。!!,斂了心思和徐令宜說話:“卻是本末倒置了!”,十一娘聽著走了出去,讓小丫鬟吩咐小廚房的吳媽媽給兩人治辦酒宴。自己回屋梳洗一番換了家常穿的夾衫休息了一會。再醒來,已是晚霞滿天。外間傳來徐嗣誡的聲音:“這個東西不能吃,是傘著玩的…”然後就聽見幾聲拔浪敲的聲音。謹哥兒這些子抓住什麼都往嘴裡塞,十一娘生怕他吞了釦子之間的東西,吩咐丫鬟把家裡的小東西全都收了起來,還特別囑咐阿金好好注意。知道這是徐下了學在外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