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驚訝(下)

都聽說過,現在文姨娘直言不諱地告訴她,她反而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半響才訥訥地道:“我們再找找機會吧!說不定過幾天就有了轉機呢?”文姨娘聽了沉思可好一會,輕聲問秋紅:“我記得十一娘有個姐姐叫五孃的。好像在西大街開一家乾果店,租的還是順王的鋪子,當天開張,侯爺還去喝了杯茶你想想辦法,我們和她走上關係。我就不相信,她羅十一娘小小一個庶女,有機會在孃家人麵前顯擺的時候不顯擺,能真正看得透這名利富貴?”秋紅聽...徐嗣謹嘿嘿地笑:“我想和您討臨波!”

“臨波?”徐令宜愣然,“你怎麼想到了他!”

臨波和照影曾是徐令宜貼身的小廝,精明能乾、忠心赤膽自不必說,而且這兩個放出去後,一個管著廣州徐家的海外商行,一個管著寧波的海外商行,都做得很不錯,特別是照影,膽大心細,現在儼然寧波城裡數一數二的人物,就是寧波知府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

“皇上當時並不贊同我跟著歐陽鳴去追剿朵顏,後來因太後孃娘親自出麵過問,皇上才勉強同意了,可見在皇上的心目中,我年紀太輕,還不足以擔當大任。”徐嗣謹說著,笑容漸斂,“機緣巧合,我捉了朵顏,皇上見到我時,直笑我‘運氣好’,說我是他的‘福將’。”

皇上說這話是金鑾殿上說的,徐令宜也在場。

當時還惹了群臣一陣大笑。

他微微點頭。

“不管皇上說這話是出於真心,還是怕‘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按道理,皇上都不應該讓我去做這個貴州總兵纔是——整個大周王朝,加上漕運總兵,一共才二十一個總督,就算是我彎著腰,別人的眼睛也要看到我。”徐嗣謹正色地道,“送走了龔大人,我就去了趟雍王爺府。

聽雍王爺話裡話外的意思,我能做這總兵的位置,全靠江都公主的一句話…”

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徐令宜比徐嗣謹知道的還多,但他很想聽聽兒子會怎麼說。

“是不是誇大其詞了?”徐令宜頗有不以為然地道“這可是國家大事!”

“閣老們想和兵部爭總兵的位置,皇上原是知道的。”徐嗣謹,“後來兵部的人占了上風,皇上就有些不喜了。正好江都公主覺得我受了委屈,找皇後孃娘說叨,皇上聽了臨時起意,就定了我做甘肅總兵,封閣老們推薦的那個福建都司同知做了四川總兵。說起來,這也是皇上的平衡掣肘之術。”

徐令宜驚訝地望著徐嗣謹。

兒子真的長大了,再不是那個讓他時時擔心,片刻也不敢放手的孩子了。

對徐嗣謹像同僚一樣和他說話,他既感受到不習慣,又感覺到新鮮。

“聖意也是你胡亂揣摩的?”他輕聲地喝斥兒子,語氣中不僅沒有怒意反而流露出幾分欣慰之意來。

徐嗣謹自然聽得出來。他嘻皮笑臉望著父親轉移了話題:“好幕僚可遇不可求,我就不強求了。先找幾個能寫公文的人湊和著先用了再說。當務之急是得找個能幫著管理銀礦的人——我年紀輕又是勛貴又是外戚,初到貴州,那些年紀大、資歷老的兵油子怎麼會服我?我要想坐穩貴州總兵的位置,少不得要殺雞給猴看整治幾個人。我要是天天盯著那銀礦,肯定會被那些人順藤摸瓜地揪出雍王爺來,那可就麻煩了。臨波這些年在廣州做得不錯,卻又比照影小心謹慎,讓他去給我管銀礦,是再好不過的人選了。”臨波也好、照影也好,是讓他們做廣州、寧波商行的管事,還是讓把他們丟到田莊上閑著全憑他的一句話。徐令宜更感興趣的是徐嗣謹所說的“整治幾個人”。

“哦!”他揚了揚眉,“這樣說來,對於去貴州怎麼做,你已經有了腹案了?”

“還沒有。”徐嗣謹“咯吱”、“咯吱”地捏著指關節,一副要和人過招的躍躍欲試模樣,“反正,誰也別想騎在我頭上。”又道,“這可是我第一個差事,要是辦砸了,名聲出去了,以後想乾點什麼事可就難了。”

大方向上兒子事事都有數,徐令宜暗暗點頭,不再過多的詢問,笑道:“你四哥現在管著家裡的庶務,臨波是廣州商行的管事,廣州商行這幾年的收益占了家裡的十分之一,你想把臨波要過去,先跟你四哥說說!”

徐嗣諄是大哥,又是世子,這點上要尊重他。

徐嗣謹聽了嗬嗬直笑:“我來之前,先去了四哥那裡。四哥說了,不管我看上誰了,隻要您同意,隻管帶走。還給了我四千兩銀子,說讓我到了任上別刮那些下屬的銀子,吃相太難看了,會讓人輕視的。”說著,他涎著臉用手肘拐了拐徐令宜,“爹,您也是帶過兵的,四千兩銀子,在那些打過仗的同知、僉事眼裡跟毛毛雨似的,四哥一年就那點收益,都給了我四千兩銀子,您還是永平侯,多多少少也給點私房錢我吧!要不,娘又該嘮叨我亂花錢了。您也知道,娘要想乾什麼事,那肯定是能乾成的,說不定為了這件事,會把萬大顯派到貴州去查我的帳。我好歹也是一省的大員,下屬看到我這麼大了母親還想查我的帳就查我的帳,跟沒斷奶的孩子似的,我的臉誰裡擱啊?我又怎麼治下啊…”

“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我就不相信,以你的機靈勁,別人打仗都能買田置房的,你就空手而歸?你放心,我和你娘都不會要你一分錢,你隻管留著去孝敬你祖母就行了!你就別給我在那裡叫窮了。”沒等徐令宜說完,徐令宜已忍俊不禁,“至於你娘,做事一向有分寸,怎麼會派了萬大顯去查你的帳?再說了,就算你母親派了萬大顯去查你的帳,別人看了也隻會說你事母都恭,有誰敢笑話你!你要是好好籌劃籌劃,說不定還能得個孝廉的稱號…”

母親在銀錢上對他一向控製的很嚴,他攢了點私房錢,不想讓母親知道,當然就不能在父親麵前承認——父親雖然不會主動告訴母親,但如果母親問起來,父親肯定也不會瞞著母親的,以母親的精明,那就等於是告訴了母親。

“爹!您怎麼能這麼說!”徐嗣謹佯做冤枉地跳著腳,他的確打算萬一母親派了萬大顯來查他的帳,他就想辦法讓禦史攻訐他,這樣一來,他還可以得個孝名。“我有了錢,除了孝敬祖母,當然還要孝敬您和娘。”這一點小心思全讓父親看出來了,還是快點去貴州的好,那時雖然苦,可天高皇帝遠啊…“好了,好了!”徐令宜哪裡不知道兒子的心思,十一娘對兒子在銀錢上很嚴格也是怕他像那些紈絝子弟養戲子、逛賭坊,“既然臨波要跟著你去貴州,那正好,以後就由廣州商行那邊每年拔一萬兩銀子給你使好了!”

“爹爹,”徐嗣謹大喜過望,拍著父親的馬屁,“您對我真好!”又看著父親氣定神閑的樣子,靈機一動,笑著問徐令宜“您是不是早就算計好了?”

徐令宜沒有做聲,而是神色一正,嚴肅而冷峻地盯著他的眼睛:“家裡沒有指望你拿銀子回來使,你也要爭氣,萬萬不可與民爭利,要做到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讓百姓提起你,不滿口稱贊,也不能指了脊梁骨罵我們徐家的列祖列宗!”

徐嗣謹忙收斂了嬉戲之色,恭敬而鄭重地應“是”:“爹爹,您放心,我決不會給徐家丟臉的,更不會做殘害百姓之事的。”說完,語氣一頓,又加了一句,“也不會讓人指了我的脊梁骨罵您的!”說到最後,眉宇間又有了幾分促狹之意。

“什麼話到了你嘴裡都變嘻皮笑臉了!”徐令宜有些無奈地笑道,“我和你娘都是嚴謹之人,怎麼就生了你這樣一個兒子!”

“就是因為您和娘都太嚴謹了,所以觀世音才把我送給了你們啊!”徐嗣謹和父親哈哈笑著,起身就要走,“我去向大哥要臨波去!”

徐令宜笑著頷首,十一娘撩簾而入。

徐嗣謹忙向父親使眼色,還摸了摸裝碎銀子的荷包,示意父親不要把他有私房錢的事告訴十一娘。

徐令宜笑著微微點頭。

十娘狐疑地看了父親子倆一眼:“打什麼啞迷呢?”

徐嗣謹嘴角微動,正要說話,徐令宜已搶在他前麵道:“他這不是立了大功回來了嗎?又封了武進伯,做了貴州總兵,親戚朋友那裡肯定要走動走動,想把禮品準備的貴重些,多的銀子讓我給他貼。我答應他了,讓他去找諄哥兒商量。”

這種走動,公中也是有慣例的。徐嗣謹一向手麵大,十一娘不疑有它,笑道:“你想送什麼,隻管開了單子來,這銀子娘幫你貼。”

徐嗣謹大為佩服,朝著父親投去敬佩的一眼,然後趕緊摟了母親的肩膀:“娘,您的私房錢您留著買花戴吧!這次我狠狠地敲爹爹一筆。”說完,露出迫不及待的神色,“我還要去找四哥。”說著,他像想起什麼似的,神色微黯,聲音也低了幾份,“我中午就不回來吃飯了——想去祭拜一下黃小毛和劉二武。”十一娘很高興,忙道:“你幫我也燒些紙銀。”說著,讓琥珀去秤了十兩銀子。祭拜的事,是要各出各的銀子以正名份的。

徐嗣謹默默地收了銀子,給父母行了禮,去了徐嗣諄那裡。

十一娘則對徐令宜道:“娘剛才把我叫過去,特意問了謹哥兒婚事,說要我今天就遞牌子,她老人宗要親自進宮去向太後孃求這個特旨,我和二嫂怎麼勸也不行,侯爺,不如您去說說吧!”

因為身體的緣故,先帝的時候就免了太夫人初一的朝賀,太夫人有些年沒有進宮了,有幾次太後孃娘想太夫人,曾悄悄地到府上探望。

兩人去了太夫人那裡。話。”陶媽媽聽了嘴角微撇:“什麼體己話?不是借錢銀子,就是攛著我們夫人和她一起做生意。”琥珀不好評價。“媽媽來找夫人什麼事?夫人吩咐我讓小廚房準備晚膳,隻怕是要留五姨太太吃飯了,這話一時半會肯定是說不完的。要不要我幫您傳個話?”笑盈盈地,一麵和她說著話,一麵和她出了廳堂。“也不是什麼等不得的事。”陶媽媽笑道,“夫人讓我幫著給冬青置辦嫁妝,東西我都備齊了,擬了單子,想拿過來給夫人過過目。”琥珀想到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