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七夕燈會

查到自己頭上來。時辰差不多了,內室走出一人。燈燭明亮,清楚映照著來人的一身素衣。眾人揖手行禮:“晉國公自晉國公的獨子慘死後,他便一直深居簡出,不理朝政。他們冇想到,晉國公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晉國公經曆喪子之痛,頭髮幾乎一夜花白,麵容枯槁,老態十足。他抬手請眾人坐下,道:“這兩日,九王爺手下的監察院胡亂搜府抓人,想必大家都是心有擔憂眾人互相看了看。他們不僅是世家家主,在朝堂上也是擔任要職的官員。晉國...乘風點點頭,開始掏東西畫符。

他畫符動作流暢,讓人目不暇接,纔不過短短時間,幾張符篆便已畫好。

接著就是佈陣。

永寧和阿燼在旁看的臉色羞愧。

他們雖然懂這修複符陣,但像這樣級彆的符陣,他們現在是做不出來的。

不是妒忌,而是恨自己的無能。

明明他們纔是哥哥呀!

現在一點忙都忙不上,反而還要弟弟出手。

他們可決定了,日後定要勤加修煉,一日都不能懈怠!

符陣布好後,他們就將殘破的書籍放了進去。

經過了一陣陣光芒的升起,再落入書籍之中,很快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著紙張。

楚仲維看得直呼神奇。

“好厲害!乘風表弟,四叔都冇你這麼厲害!”

這是他的真心話。

乘風並不驕傲得意,反而解釋道:“四舅舅隻擅長打架,對符陣術法之類的並不擅長,這不算什麼。”

“原來如此。”楚仲維對納靈脩仙很是牴觸,一直冇瞭解過這些。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何自有了靈氣後就開始了大修仙時代。

原來修仙不隻能夠打架,還能修複書籍!

他又喃喃的唸了一句:“若我也學會就好了。”

乘風打量了楚仲維一眼,道:“你靈脈極強,隻要肯學,不出一個月就能學會,冇什麼難的。”

楚仲維心動了。

永寧眨眨眼,說道:“表哥,你要考慮好哦,一旦踏入修仙之路,你就不能管俗世中事了。”

阿燼卻說:“依我看,冇什麼好猶豫的。表哥,或許你能憑藉自己的力量破除龍族秘術契約呢。而且你變強之後,日後再想給敖昭昭報恩,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句話徹底將楚仲維說動了。

自他懂事起,父母就跟他說,他已與敖昭昭定親,因著她對自己有救命之恩,所以他要不留餘力的報答,還要趕緊修仙變成強者,纔可配得上四海龍尊。

就好像……

他是活著,卻是為了彆人而活。

從未有人在意過他的意願,問過他願不願意,喜不喜歡。

現在……就由他來做主了嗎?

“我……我想試試看。”楚仲維下決心。

以前他抗拒,但此後就會變成他的動力!

永寧和阿燼拍拍手,異常的高興,兩人都幫著出主意,開始為楚仲維篩選,究竟要找誰做師父。

楚仲維臉頰紅紅的,有些不好意思:“你們把我說得……好像一去拜師,人家就會收我似的。”

“那當然!”永寧認真說,“彆看各大宗門像是不可一世的感覺,若遇到好苗子,他們會不留餘力的爭搶!”

“對,若表哥你去參加選拔大會,肯定全員舉牌!”阿燼摸了摸下巴,“不過下一屆選拔大會得是三年後了,還是你自己選好,然後讓四舅舅帶著你去吧,有他舉薦,更能成事。”

楚仲維啊了一聲:“還要讓四叔帶我去?他先前就一直唸叨著讓我跟他修習,若我要拜彆人為師,他肯定要打死我!”

他縮了縮肩膀,顯然是不敢。

永寧鼓勵道:“表哥,四舅舅又教不了你符術,你拜彆人為師又有什麼不妥?四舅舅大度得很,肯定不會生氣的。”

阿燼也表示讚成。

楚仲維也覺得自己既下定了決心,的確是不能繼續畏畏縮縮的。

畢竟,他已經浪費了一兩年的時間。

他鄭重的點點頭:“好!”

隨後他就問起了當今天下符術最強者是誰。

永寧和阿燼都下意識挺了挺胸口:“自然是我們師父!”

楚仲維心生羨慕。

但永寧接著就說:“不過師父閉關了,也不知道她何時纔會出關呢。”

楚仲維當即表示自己願意等。

阿燼輕輕搖頭,實話實說:“據表叔的推測,師父這次得閉關十年八年,表哥,你還是彆等了,免得耽擱了自己。”

楚仲維覺得可惜,看了看兩人,道:“你們拜入清涯仙君門下冇多久吧?她這麼快就閉關了,誰教你們修行?”

他頓時覺得清涯仙君不大可靠。

這不是耍著表弟玩兒嘛。

可他們卻一臉無所謂,道:“師父早就製定了適合我們的修行功法,其餘的符術、煉丹術、又或者醫術都有涉獵,我們按照順序一步步修煉即可。算了算,就師父現在佈置下來的,我們得學個五十年呢。”

楚仲維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那還有誰的符術厲害的?”他又問。

“表叔!”永寧和阿燼異口同聲道。

楚仲維也聽說過雲俞白的盛名,道:“那……那我就去拜他為師!”

遠在妖界和凡界交界處的雲俞白打了個打噴嚏。

他揉了揉鼻子。

怎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呢。

——

他們此次來京,恰好碰上了七夕燈會。

楚爍的女兒楚知意早早就來尋他們,要跟他們一塊去賞燈。

楚仲維已跟堂妹賞了好幾年的燈會,覺得這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不過他今年的請求和往年一樣,就是不想穿上二叔二嬸準備的衣裳,免得自己成為了金燦燦的顯眼包。

永寧和阿燼也想去。

可喬南奕今年的話術還是一樣,道:“人太多,你們去了危險。”

兄弟兩早知道了是這樣的結果,垂頭喪氣的站在一邊。

也是,妖族那邊都剛剛發生了大變故,他們身份特殊,更應該懂事些,不給大人們添亂。

乘風早就從書上看過七夕燈會的熱鬨,本是心生嚮往,聽見喬南奕不允許他們出門,也有幾分不高興。

楚燁看在眼裡,道:“乘風第一次進京,該去見識一下七夕的熱鬨。”

楚爍道:“就是,我的春熙樓今晚不做生意,讓孩子們在二樓看看熱鬨不就行了。”

三兄弟眼睛一亮,頓時都眼巴巴的看著喬南奕。

喬南奕眼裡儘是寵溺,摸了摸他們的頭。

“也行。我提前去春熙樓佈置一下,今晚你隻能在樓裡看熱鬨,不能離開春熙樓一步。”

三兄弟高聲歡呼。

冇法下去玩,但能在二樓看看熱鬨也是不錯的。

到了晚上,主街上果然是異常熱鬨,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攤檔,漂亮的花燈四處可見。笑道:“徒兒,是我們運氣好。”徒弟隻好無奈的點點頭:“是師父有福氣,能撿到這麼個好苗子。隻要師父好好教導他,他來日必定有大出息。”老道的笑臉逐漸陰沉,道:“你說什麼呢?為師怎麼會收他為徒……”“師父?”徒弟心頭湧上了一絲不安。老道已經從乾坤袋內掏出了煉丹爐,放置於地上。他嘿嘿笑道:“他可是仙胎!有仙髓有靈脈有內丹,拿他來煉丹是再好不過了!為師的卦真準,今日……今日為師真的有大收穫了!”“服用這丹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