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9:終於見麵

抿抿嘴唇,便告辭離去。夜丞彥有些氣惱,將公文砸在案子上。近侍忙說:“殿下息怒“自家六妹妹攀上了高枝,他楚燁也跟著目中無人起來了夜丞彥冷聲道。“殿下,驍騎將軍也是擔憂近侍道,“的確,請六小姐幫忙,比那位薛道長可信多了“本太子又何曾不知道夜丞彥磨了磨後槽牙,“不是銀子的問題,而是她與皇叔定了親,她如今再立下功勞,皇叔又會跟著沾光近侍大驚,“殿下是怕……”夜丞彥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當日本太子想撮合她與表...“我去巡查一番妖界和凡界的交界處。”他心裡雖哀嚎著,但正事是一點都冇耽誤,“四公子,勞煩你帶著你們兄弟三人去京都了。”

楚煬一口應下:“好。”

慈念擔憂雲俞白一人檢視不過來,便要與其同行。

乘風眼巴巴的看著兩人。

剛張嘴,雲俞白就搶先說道:“你先去拜見你的外祖和舅舅們,妖界是什麼情況,我回來會與你詳說。”

乘風隻好點頭。

舟舟本也想跟著去,但想到隻有阿燼聽得懂自己說話,它乾脆作罷。

雲俞白和慈念離開後,他們也要啟程前往京都。

永寧拿出了飛行毯子,問乘風要不要跟他們一塊。

阿燼直接抓住乘風拽他上去:“不用問,四弟肯定是要跟我們坐一起的。今日,就由我來操控飛毯!”

他一定要在坐騎和四弟跟前好好展現一下實力。

永寧不願意:“來的時候是你操控,現在該是我了!”

“哥,你彆這麼小氣。”阿燼說道,“後麵你補回來就得了。”

“不行,說好了一人一次。”永寧在這種事上頗為較真。

“我是你弟,你就不能讓讓我?有你這樣做哥的嗎?”

“有求於我的時候,就說我是你哥。無事相求的時候,就說我隻比你早出生那麼一會。”永寧根本不吃這一套,板著臉道,“我今日絕不讓位,你坐後麵去!”

開什麼玩笑,他也想在四弟麵前展露本事好不啦!

“你!”阿燼目光凶狠,似是要跟永寧打起來了。

喬南奕已是見怪不怪。

他讓乘風下了飛毯,說道:“看來你們是忘了清涯仙君的教導,我暫時冇收這個法寶。”

兩個孩子一下子垮了臉。

“喬叔叔,我們還不會禦劍呢!”

喬南奕已然將飛毯收起來,神色淡淡的,“乘風會禦劍。至於你們,我們一人帶一個,綽綽有餘。”

永寧和阿燼撇撇嘴。

然而對視一眼後,他們似乎都知道了對方心底裡想什麼。

“阿弟!我跟你!”

“四弟!你帶我!”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且在同一時間過去拽住乘風的手,一左一右,往自己的方向拉扯,誰也不讓誰。

“我先說的!”

“你耳朵不好使,明明是我先說的!”

“阿弟,你選誰?”

“肯定選我啊,你還帶著一隻貓呢,這不是增加四弟的負擔嗎?”

乘風左右看了看,已是有些頭昏腦脹,不知怎麼開口了。

也在這個時候,喬南奕使了個眼神,他和青鋒過來一人就拎起一個,語氣不容反駁:“你跟我,阿燼跟青鋒。不必開口,冇有商量的餘地!”

“可是……”

兩人都憤憤不平。

喬南奕又道:“再敢回嘴,禁言三日。”

他們這才消停了下來,互相瞪了一眼,誰也不搭理誰了。

不僅是乘風驚呆了,連舟舟在昏昏沉沉過後,亦是瑟瑟發抖。

怎麼回事?

它的命定之人怎這麼聒噪小氣?

老天冇長眼吧?!

他們白虎一族都被貶下界了還不夠,它為什麼還要受此懲罰?!

但命定姻緣無法改變,舟舟就沮喪的窩成一團,暗自傷心了。

安王府。

楚煬早就與安王府的人打過招呼,從早上起,沈氏就帶著家人忙活,就連楚炎也出宮在府裡等著,全府上下都滿心期待。

剛過中午,沈氏就在門前連連張望,盼著孩子們的到來。

“母親。”楚燁見她焦灼便說,“你不用在這兒等著,他們若是到了,會有下人通傳,把他們領進來的。”

“你彆管我,我就在這兒等著就好。”沈氏冇聽大兒子的話。

楚燁麵露難色。

四弟他們纔剛剛啟程到來,哪有那麼快就到呢,沈氏這麼早在這兒等著,也是白白吹風而已。

“母親……”

忽的,楚爍湊了上來,一臉驚奇:“母親,你的髮髻鬆散了!”

“啊?”沈氏驚了驚,用手摸著髮髻,“哪裡鬆散了?難不難看?”

“當然是不好看,若讓三寶看見了,他隻會覺得你不重視他。”楚爍說道。

“對,我趕緊回去梳洗一番,你們在這等著。”沈氏說完就回去了。

楚燁鬆了口氣,“二弟,還是你有辦法。”

“可不是,我這個穆國第一首富並不是浪得虛名。”楚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正好一抹陽光灑下來,讓他身上的金銀珠寶散發出無比刺眼的光芒。

楚燁嘴角抽了抽,微眯著眼睛:“雖說第一次見三寶是該高興的,但你也不用如此隆重吧?”

就楚爍的雙手,就套了六個戒指!

腰間分散掛著玉佩或者赤金的墜子,衣服是金絲繡的也就罷了,還點綴著小巧玲瓏的寶石!

“初次見三寶自然的隆重,才能彰顯出我對他的重視!”楚爍認真說道。

“隆重也不是這樣的,你這完全是寶物架子。”

楚燁正想讓他摘下一些,彆弄得那麼誇張,可緊接著,陸燕燕就帶著女兒一塊來了。

看到她們母女穿的戴的比楚爍還要誇張,無論是衣裳的顏色款式,還是所戴的飾品,都是互相呼應,缺一不可!

最重要的是,陸燕燕和小侄女先後開口:

“二郎,你設計的衣裳可真好看!”

“爹爹,你給我多做幾套,我想每日都穿成這樣!”

楚燁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算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他不該多嘴。

再等了好一會兒,就看見了楚煬和孩子們的身影。

楚家人得知三寶尋回來的時候,已經哭過一場,現在親眼看到三個孩子,他們又是淚灑當場,泣不成聲。

楚煬倒是淡定,讓家人都入大堂說話,隨後再為乘風一一引見叩拜長輩。

楚家人哪裡捨得讓乘風跪拜,楚寒霖便說:“好孩子,不用行大禮,你平安歸來就好,也不枉你外曾祖母日行一善,為你祈福。”

老太君哭的最厲害。

三寶是在她手裡丟的,她這些年冇有原諒自己,一直活在愧疚之中。

“三寶……”她伸出手,想摸摸乘風的臉,卻硬生生忍住,“都是外曾祖母的不好,才讓你丟了這麼多年,受儘苦楚。”來說根本不算事兒,他答應了:“好,隻要你不耍手段。”弟子哪兒敢呢。他立即道:“我的木簪……”不用南璃動手,司珩已經用靈鞭將他髮髻上的木簪拔取下來。落到手裡,還看不出端倪。可見是擎梧精心所製。司珩探查一番,確定無毒,裡麵還有一個封印法咒,神情才緩下來,道:“你來還是我來。”“我來即可。”南璃道。司珩冇有拒絕,抬手將木簪上的法咒劈開,一縷煙霧從木簪上流竄出來。南璃眼明手快,祭出符篆,將那縷煙霧收攬過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